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498.坐骑换迷弟(起点,正版)-

时间:2021-05-28 18: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498.坐骑换迷弟(起点,正版)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七麟擦擦眼睛。

    真的是两匹骡子。

    大青骡!

    这两匹骡子个头还挺大的,不比骏马差多少,也算是膀大腰圆,但王七麟还是一眼认出了它们是骡子,这是泥腿子的经验。

    骡子跟马差别很大,马的耳朵小,骡子耳朵大一些,当然没有驴的大。

    这两个大青骡就长着两只相对大的耳朵,好像头顶上插着两把短矛一样。

    还有鬃毛和尾巴,它们两个鬃毛能立起来也能够倒下,马的鬃毛很长,压根立不起来,随风一吹十分飘逸。

    尾巴方面马尾很长,长可过膝。

    骡子呢?它们尾巴没有那么长。

    如果将尾巴比作裙子,马尾就是过膝裙,骡子穿包臀裙,驴呢?它穿小短裙。

    不过这两个青凫也只是像大青骡,具体来看还是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它们长着四只脚而不是四个蹄子,比如它们身上的毛下是鳞片,比如它们张开嘴巴,嘴里的舌头跟青蛙舌头一样,很长!

    王七麟惊异的问道:“这就是青凫吗?这不是大青骡吗?”

    谢蛤蟆愣了愣,然后搓了搓眼睛:“无量天尊,这是青凫?”

    胖四五咳嗽一声道:“反正它们俩是我的同族。”

    谢蛤蟆惊异的看着他问道:“你有同族与旱渴成亲啦?”

    胖四五勉强一笑:“道长你懂的真多,反正他们就是我的同族,而且特别能跑,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委以重任。”

    “你说的这不就是骡子吗?”王七麟说。

    胖四五问道:“那大人你还要不要五马分尸了?”

    “是驷马难追!”徐大忍不住往前冲了几步吼道。

    武大三和沉一赶紧拦住他:“别激动别激动,咱现在是自己人,你不要打人。”

    胖四五看到他个头巨大身材魁梧,心里有些打怵,说道:“对,四马难追,真的,我这两个胞弟特别能跑,五马也追不上!”

    谢蛤蟆苦笑道:“无量天尊,老道还以为你傻乎乎的,原来你精明的很,竟然把我们给算计了。”

    王七麟问道:“这两只大青骡有问题?”

    谢蛤蟆简单的说道:“有问题,但很适合当坐骑,比青凫还适合。”

    他们正在说着话,寒潭水再度翻涌,又有几个人形青凫窜了出来。

    全是胖头陀。

    他们出现后对胖四五喊道:“四五哥? 你把骗吃和混喝带出来做什么?”

    王七麟忍不住往前一探头:一个叫骗吃一个叫混喝?还有这么起名的?

    他看向八喵和九六? 后二者倒吸一口凉气,一起坐下冲他展示自己的乖巧:爹好厉害? 好会取名。

    王七麟把十咦也给拖了出来? 让它看看别人都是怎么起名的。

    十咦大眼睛眨啊眨,然后惊叹一声:“咦!”

    徐大呆滞的问道:“四五啊? 你们给你的胞弟起名叫骗吃混喝?”

    胖四五尴尬的说道:“不是我起的名。”

    先前出现过的胖五一吼道:“四五哥,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要把骗吃混喝交给外人?你是不是想被貌合神离?”

    徐小大问道:“兄弟? 你是不是想说‘众叛亲离’?”

    没人管他? 青凫内讧。

    胖四五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你们别管了,我做事自然是有分寸的。”

    胖五一伸手拦住他道:“你真是笑里藏刀呀,骗吃混喝是三十叔的儿子呀,他们俩虽然是傻子? 可是三十叔对咱们很好? 你怎么能把他们给送走?”

    他又怒视王七麟等人喝道:“你们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是不是因为有人偷走了你们的马,所以你们来索要赔偿?好,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是我干的? 有种你们带我走!”

    王七麟惊喜的看向他:还有这样的好事?

    其他几个青凫也要说话,胖四五猛的怒了:“你们是不是想要造反?咱们这里谁当家?”

    “你当家。”几个青凫异口同声的说道。

    胖四五:“那还不快滚蛋?”

    青凫们不甘的走向寒潭? 胖四五指着洞外喊道:“往外滚,去把你们昨夜唤走的马都给唤回来!”

    王七麟说道:“四五兄? 你准备借给我们三个你的同胞吗?”

    胖四五急忙说道:“两个……”

    “还有他呢。”王七麟指向胖五一。

    胖四五摆手道:“不行不行,五一不能跟你们走。”

    王七麟冲他使劲挤眼睛? 说道:“他是个刺头? 留下他你的队伍不好带!”

    胖四五咬牙说道:“不好带我也带? 我们是酒肉兄弟,我愿意为他两肋插刀。”

    他的态度非常坚决,王七麟便扭头看向胖五一说道:“你这两个兄弟要跟我们去闯荡江湖,江湖路很危险,你放心吗?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去保护他们两个?”

    胖五一问道:“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胖四五急忙扑上来去拖他。

    王七麟心里一动,说道:“闯荡江湖呀,去抓捕贪官、救济穷人、杀富济贫、主持公道,怎么了?你害怕啦?哦,很正常,这世道坏人太多、妖魔鬼怪常见,要为百姓伸冤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多数人……”

    “谁说我怕了?”胖五一推开胖四五叫道,“我正想去闯荡江湖呢,我早就想为百姓正气凛然、光明磊落、赴汤蹈火、无所畏惧、一马当先、顶天立地、气吞山河……”

    徐小大呆滞的说道:“这么多成语全用错了,你也是个人才。”

    他有预感,这胖头小子一旦进入队伍,他要有活干了。

    王七麟上去撞开胖四五,热情的搂着胖五一的肩膀说道:“那兄弟恭喜你了,你找到组织了,我们都是想要为百姓正气凛然、光明磊落……总之咱们自己人!”

    胖四五狠狠一跺脚吼道:“大人,你别欺负我们!”

    王七麟说道:“我哪有欺负你们?”

    胖四五气冲冲的吼道:“你压根就是在胡说,你压根没有打算去杀富济贫、主持公道!”

    提到这个话题,王七麟真的就有底气了。

    他傲然道:“我自从加入听天监,路遇不平必拔刀相助,若有贪官污吏必抗争到底!在为官为人方面,我王七麟可以拍着良心说一句,此生行事,无愧于心!”

    “你是王七麟?”胖五一诧异问道,“你是听天监的?那你是年前救了上原府数十万百姓、主持将刑天祭一棍子打死的听天监王七麟?”

    王七麟诧异道:“你知道我?”

    徐小大绝望的说道:“兄弟,一棍子打死不是这么用的,你或许想说一网打尽?”

    胖五一有点害羞起来,他羞答答的瞥了王七麟一眼小声说道:“路口有个茶摊,我们要去帮工,经常听到人家说你,说你是个大英雄。”

    王七麟低调的摆摆手笑道:“我做这一切可不是为了做大英雄,仅仅是恰逢其会,若你是我遇到这些事,你也会管到底的,是不是?”

    胖五一急忙点头:“一定一定。”

    胖四五迷惑的看着他们说道:“你是王七麟大人?怎么你们的行事风格,与外界传闻不大一样?”

    徐大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想自从我们到来,我们有没有坑过你?包括要雇佣你们同族的事,我家七爷明明可以说假话骗你说出机密,也可以用刑讯手段来逼你说,但他这么做过吗?”

    “别说做了,你感觉我家七爷有这方面意图吗?”谢蛤蟆抚须道。

    胖四五眨眨眼睛,道:“王大人确实是博物君子。”

    徐小大苦笑道:“好吧,这次好歹是用了个好词,虽然还是错了,但好歹是个好词,你没说梁上君子就好。”

    胖五一冲王七麟狂点头:“不错,王大人肯定是君子。”

    他挠挠头皱眉做努力思索状,见此徐小大心里生出不妙的感觉。

    然后胖五一脸色一喜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他对王七麟钦佩的说道:“风雨如晦,鸡鸣狗叫。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连沈三也忍不住了,叫道:“不能说这句话!”

    徐小大说道:“是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不过你确实不能对七爷说这话!”

    胖五一不悦道:“为什么不能?”

    “你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吗?”徐小大问道。

    胖五一说道:“当然知道,刮大风下大雨,鸡叫狗也叫,然后我云胡既然见到了君子你,怎么会不欢喜呢?这表达了对见到一个人的激动、开心嘛!”

    沈三摇头:“不是。”

    徐小大摇头:“非也。”

    徐大摇头:“吾草,大爷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个解释。”

    胖五一不服气的说道:“我很好学的,很有学问,怎么会解释的不对?那这话什么意思?”

    徐大说道:“前一句你解释的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后一句,后面那句的意思是——”

    “既然见到了郎君你,小娘子我是心里快活身子也快活呀!”

    王七麟赶紧说道:“别废话了,咱们还是言归正传、言归正传。”

    胖五一显然是个赤忱青年,而且貌似还是自己迷弟,这样他可不能糊弄人家了。

    于是他坦诚的说道:“我这次来找你们,就是想借你们青凫一族善奔行的神通,想要找你们做坐骑。如果你觉得这样是侮辱了你们青凫一族,那也可以……”

    “我愿意。”胖五一急忙说道,他含羞带怯的瞥了王七麟一眼补充了一句,“我愿意被你骑。”

    徐大哆嗦了一下子。

    沉一沉思道:“阿弥陀佛,这话喷僧好像在哪里听人说过?”

    他想了想说:“二喷子,这话是不是你说的?你说你在勾栏院的相好对你这样……”

    “闭、闭嘴!”徐大赶紧捂住他的嘴巴将他推走。

    王七麟也感觉不对劲。

    他给徐大使了个眼色。

    徐大偷偷找到胖四五问道:“你家这五一兄弟,有没有心上人呀?不是,恕我直言吧,他喜欢女人吗?”

    胖四五咧嘴一笑:“当然不喜欢。”

    徐大心里咯噔一声。

    他赶紧冲王七麟摇头。

    王七麟心里咯噔咯噔咯噔……

    他想起梦中看到的一个场景,就是有个男人坐在了一张一条腿的椅子上,那椅子质量不好,忽然间椅面破碎它的那条腿打了上去……

    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胖四五又冲徐大说道:“我弟弟是青凫,怎么会喜欢女人呢?他只会喜欢青凫。”

    “男的女的?公的母的?”

    “肯定是女的!”胖四五奇怪的看向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徐大急忙对王七麟继续摇头。

    双重否定表示肯定。

    王七麟这才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重新松弛下来。

    其他青凫带回了马匹,一匹不少,全吃的肚子滚圆。

    胖四五对胖五一叮嘱道:“你若要跟随王大人去闯荡江湖,那一定要小心,江湖险恶,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骗吃混喝。”

    胖五一沉重的点头:“我会好自为之的。”

    这样事情就闹腾的比较大了。

    青凫一族先后从寒潭里走出来给胖五一和胖骗吃、胖混喝三人送行,他们这一族不算多,总计只有四十来个的数量。

    不管男女老少,都是胖头陀。

    王七麟示意徐大给他们留下一笔金铢,胖五一断然拒绝道:“王大人一心百君,我们怎么能收你的钱呢?快把钱收起来,不要让我们寒了心。”

    徐大笑道:“胖五一等兄弟以后就要在我们听天监当差了,这是有俸禄的,大爷先把他们的俸禄给你们留下一部分,这样免得他们以后还要跑回来送钱,那样多耽误事,对不对?”

    胖四五便不好意思的收下了这笔钱。

    还有几个青年蠢蠢欲动:“又能闯荡江湖又能赚钱,多好!”

    胖四五一个一脚将他们全踢回了寒潭中。

    王七麟让胖五一留下与亲人告别,他们去外面等待。

    很快胖五一带着骗吃混喝两个大青骡跑出来了,喊道:“七爷,走!”

    王七麟问道:“这么短的时间,足够你们叙别离吗?”

    胖五一说道:“嗨,我是要去与你闯荡江湖,又不是要被枭首示众,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再去聊天,今天就不多说了。”

    他这一番话说的王七麟心里一跳。

    FLAG这玩意儿不能立!

    他对谢蛤蟆说道:“道爷,青凫一族没什么大本事,他们好像惹上了事,后面怕是会遇到麻烦,你能不能给他们弄个东西来防护一下?”

    谢蛤蟆想了想说道:“青凫擅奔,只要他们没被人当场抓住,那一般不会被麻烦缠上,所以老道给他们留一套八门符吧。”

    他掏出一沓符箓递给胖四五,告诉他说这套符箓要贴到八个地方去。

    八门符一旦使用会开八个门,其中开门进、生门出,另外六个门各有神通能阻拦不明所以进入阵中者。

    他教导胖四五怎么辨认生门,最后说道:“日后若有强敌上门,你就起开门,带你族裔赶紧进去,再从生门出去,这样对方应该暂时抓不到你们。”

    “到时你们去打听我们消息,找我们求援,以你们的速度,只要知道我们在哪里,应该用不了两天就能找到我们。”

    胖四五笑道:“好,多谢王大人和谢道长。”

    王七麟指着剩下三匹马道:“既然你们一族好马,那这三匹马就送你们了。”

    胖五一往前跨出两步,身形一阵恍惚,很快一匹神骏的青色大马出现在他们面前。

    青凫其实并非是骏马,只是体型很像,双方细节差许多:

    比如青凫额头又一大溜的长毛,就像人的头发;比如青凫四肢中前肢相对纤细后肢粗大的吓人;比如青凫毛下生有龙鳞;比如青凫爪子上天生有符箓般的纹路,一脚踏下去有云雾萦绕……

    总之王七麟其实不太好意思去骑胖四五。

    徐大倒是好意思,他捞到骗吃后便骑了上去,美滋滋的说道:“大爷以后终于不会掉队了!”

    谢蛤蟆上了混喝。

    这样王七麟只能上胖四五的后背。

    他正犹豫,胖四五回头冲他挤眉弄眼。

    徐大说道:“七爷,四五兄弟冲你抛媚眼呢,你还不赶紧去骑他?”

    王七麟怒视他一眼,一个箭步跳上了胖四五后背。

    胖四五说我要跑了。

    王七麟说可以。

    他一说。

    胖四五啪就跳起来了,很快啊。

    四爪踏地往前跳。

    duang-duang-duang……

    耳畔生风,两旁山石往后掠的飞快。

    这真是又跑又跳。

    王七麟惊呆了,难怪说书上记载说青凫擅山中奔行如履平地,这玩意儿不是光会跑,他们还很会跳,连跑带跳的山里压根拦不住他们。

    骗吃混喝俩兄弟看到他跑便跟着跑,跑的也是飞快。

    后面的一行人傻眼了,沉一叫道:“七爷你们慢点,阿弥陀佛的,我们怎么追呀?驾驾驾,嘚儿驾!”

    徐大狂笑道:“啊哈哈,你们在大爷后面跟着吃屁吧!”

    青凫一族了解牛郎沟的山势地形,用不着王七麟驱赶,胖四五便主动带路绕过山沟横向插上了官路。

    他们一行人骑着马皮从山上往下行驶的时候速度太快,徐大表情太野,当时恰好官路上有一批商旅押着车,所以看见他们出现还以为来了山匪,吓得面色惨淡赶紧下跪。

    青凫比寻常马匹跑的实在快太多,他们能足下生风,都是踏风而行,一次跳起最远能跳出去几十丈,王七麟感觉自己在腾云踏雾。

    日升日落,星光流转。

    君看白日驰,何异弦上箭。

    几日之后,牛郎沟再度喧闹起来,一名身披羽衣的英俊中年人带数人赶到一座山丘。

    “是这里吗?”

    “就是这里,老白的内丹气息还没有完全散掉。”一个鼻子和嘴巴往外突出的汉子说道。

    英俊中年人皱眉道:“他当年从咱们海外城偷了蜃脂烛,一直蛰伏不见,如今总算露出一点气息,一定要找到他。”

    突嘴汉子摇头道:“坊主大人,卑职仔细嗅过了,没有他的气息。”

    中年人微微一笑:“雁过留名,他不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既然他已经有内丹气息外露,那一定还会留下其他气息,仔细找找。”

    旁边一名斗笠人低声道:“老白会不会是被人打得内丹爆裂而亡,这才有气息流出?”

    中年人皱起眉头:“不会吧,老白修为不高、身手不佳,可是却很是机警,逃跑藏身上也颇有几分手段,所以咱们追他多年都没有追到他,难道他还能在这么个野山沟里头翻了车?”

    “仔细找找!”

    斗笠人说道:“这野山沟上空有阴云隐现,卑职猜测里头必有阴鬼,我们可以先找这些阴鬼,从它们口中看看能不能打探到消息,如何?”

    羽衣男子点头道:“可!唤冲龙玉!”

    突嘴汉子的鼻子顿时化作玉色,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徐徐吐气。

    一口气吐完,他缓缓睁开眼睛:“好浓的阴气!”

    羽衣男子说道:“走!”

    突嘴汉子讪笑道:“坊主,无处可走,这里阴气确实浓重,却散而不凝,据卑职猜测,很可能是这里的阴鬼全让人给斩杀了!”

    羽衣男子淡淡的蹙眉:“全斩杀了?那我们不是白来了?”

    突嘴汉子又咧嘴一笑:“没有白来,卑职在阴气中还嗅到了一股水泽腥气,应当是附近有水泽精怪。”

    羽衣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阴鬼被全数斩杀,只遗留下散乱的阴气,那老白莫非也被人斩杀了?打碎了它的内丹所以流露出来内丹气息?”

    “不对,中原大汉得高手若是能斩杀老白必会保存住它的内丹,它应当是故意破碎内丹引咱们来——本官明白了,蜃脂烛被杀了老白的人拿走了!”

    “找到他!尽快找到他,万万不能让他烧掉蜃脂烛,否则咱们孤舟岛真要乱了!”

    披着蓑衣的男子安慰他道:“坊主不必着急,起码咱们已经大概能确定蜃脂烛还在……”

    羽衣坊主喝道:“不能不急,快,去找附近的精怪,必须要尽快查到蜃脂烛的信息!”

    长鼻泛着玉色的男子自信的说道:“请坊主大人放心,卑职已经大概嗅出这水泽精怪的身份,他们应当是青凫或旱渴。不论是青凫还是旱渴都不善战,咱们要抓到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