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541.地塌陷,隍城没(周一求推荐票哈)-

时间:2021-05-28 19: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541.地塌陷,隍城没(周一求推荐票哈)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大唐盛世,炎黄子孙的盛世。

    王七麟看过一些资料,上面说一直到唐宋时代,九洲各地还有城隍庙和仙家祠,但是到了前朝,朝廷得天下于不义、治天下于不仁,天上地下出现诸多异动。

    从那之后城隍庙便不见踪影,妖魔鬼怪横行天地间,人族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斩妖除魔。

    在此之前修士们的主要任务是求长生求不老求大道,但之后修士们改成为朝廷效力或者各宗门与朝廷联合一起对付妖魔鬼怪保护百姓。

    按照王七麟的推测,或许是在前朝某个时间段,城隍们被召集离开人间地界,城隍庙、土地庙这等地方多数消失,失去踪影。

    简单来说阴间只管拉鬼,不管人的事了。

    但是这里遗留下了一座隍城,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留下,反正这隍城也被荒废了,里面的城隍没有被召回,还有个新城隍到来要来接任。

    总之地府阴司在本地的工作有点问题。

    最终阴司未能将城隍带走、将隍城毁掉,但隍城与地府之间的联系断掉了,成了一座地下空城。

    恰逢其会碰到旱灾年份,村里打井竟然打通了隍城所在的地下空间,村民们发现了隍城。

    期间他们找到了安然进出隍城的法子,靠里头的东西来过日子,被困隍城的原城隍想要离开,或许与他们做交易却没能成功,最终时间到了十六年前,雷勇杰来到乡里做小印,并发现了这座地下隍城。

    原城隍与雷勇杰做了交易,他不知道给了雷勇杰什么,反正雷勇杰将少年时候的沉一送了下去,让他附在了沉一身上。

    也是那时候,无风长老到来。

    他与城隍应当是有一场大战,最终城隍未能带着原有意识来到阳世间,而是与沉一的意识进行了交融,成了一个新的人格,一个疯疯癫癫的人格。

    无风长老将他带走,收为座下弟子,这才逐渐有了今天的沉一。

    至于大苇河改道和上下坡的地陷坠落原因,王七麟有许多推测但也只是推测,他还不敢确定哪个是真相。

    不过他能够猜到,大苇河诡事与这座隍城关系紧密,他和胖五一曾经见过的那些小泥人都是隍城阴兵在人间界的样子,它们依然在给隍城拉人。

    正常来说它们应当是勾魂和带走阳寿已尽的鬼,可是此地隍城乱了套,它们便去自己害人将他们变作鬼然后带入隍城中,并将它们排成队列站在四座通道之前。

    就好像鬼魂们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进入隍城。

    想到这里的时候? 王七麟忽然将这件事与梦中地球的一些场景做了融合:

    地府和隍城的运行好像是由智能控制? 阴兵阴差和城隍们则是智能操纵的机器人,智能出现问题,地府和城隍的运行终止。

    可是机器人们没有得到正确指令? 它们继续按照规定程序运转,去时不时的带来一些鬼魂进入隍城……

    他觉得这个理解没什么问题? 但他没法讲给其他人听,因为他要讲明这件事,首先得给众人讲明什么是智能什么是系统什么是机器人? 那可就费劲了。

    他们等待了大半天和半个夜晚? 等到时间过了午夜? 谢蛤蟆让王七麟将白云间叫了出来。

    他对小黑鬼说道:“无量天尊? 白大人,老道带你去一个地方? 你去了之后用心感应,看看能不能感应到什么。”

    王七麟问道:“现在下去安全?”

    谢蛤蟆说道:“应当安全了,即使不安全也没事,老道有自保之力。”

    顿了一下,他看向白云间又说道:“有本地城隍在此,没什么好担心的。”

    白云间蹲下抱着头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又要见什么人?”

    王七麟说道:“去一个空旷安静的地方,运气好的话,应当见不到活人了——不对,还能见到一个活人。”

    白云间听到这话才总算打起一点精神。

    王七麟也要下去,谢蛤蟆摇头道:“算了,七爷,你留在上面统领全局吧,下面交给老道。”

    听到这话王七麟只好答应。

    主要不知道下面隍城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沉一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谢蛤蟆修为高深、通晓道术无数,他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强敌,或许没有一战之力,但一定有逃跑之能。

    王七麟就不下去给他拖后腿了。

    谢蛤蟆带着白云间随河水而下,一行人担忧的等在四周。

    胖五一拿了一条烤鸡腿给王七麟,王七麟拒绝了,他又给徐大,徐大也拒绝了。

    他最后给到吞口,吞口张开大嘴,然后有几道目光看过来。

    于是吞口说:“我我不饿。”

    在他们心焦等待下,谢蛤蟆终于逆流飞了上来,背上一个人,正是沉一。

    沉一昏迷过去,面容安静,完全是一个俊美的和尚。

    谢蛤蟆上来后便急匆匆的说道:“七爷,赶紧走,都快走!”

    “怎么了?”王七麟问道。

    谢蛤蟆说道:“这地方马上就要地陷了,整个隍城范围都要地陷下去!”

    王七麟顾不上问怎么回事,他收起道法船,召集众人赶紧撤。

    胖五一积极的说道:“我们族人都在这里,大家伙骑着我们就行!”

    一个青凫鼓着胖腮说道:“你说什么傻话?胖五一?好青凫不能被人骑!”

    胖五一说道:“不愿意被骑那你就别在这里了,反正我让七爷骑。七爷乃是英雄豪杰,古有周仓给关二爷扛刀,今有我胖五一给七爷为骑!”

    谢蛤蟆焦急的说道:“别无量天尊的磨蹭了,赶紧走!”

    十几个青凫跑过来,他们一人一匹马还要有盈余,青凫迈步,山野快速在他们视野中掠过。

    它们跑了几步脚下响起轰隆隆的闷响……

    徐大叫道:“幸亏我们跑的及时,不过这声音怎么不大对头?”

    谢蛤蟆大叫道:“无量你娘的天尊!跑错方向了——算了算了,加快速度加快速度!”

    青凫们纵步狂奔,脚下土地变为碎块,层层塌陷。

    王七麟反应快,往南方一指喝道:“侧着跑!”

    胖五一转向,一个跳步出去十丈远!

    很快。

    地陷危机顿时解除。

    他们站在一座山岗上往下看,看着大地在轰鸣声中坍塌,一条庞大丘壑出现,汹涌的大苇河断流了!

    河水填入了丘壑之中,可以预料不久的未来这里将会出现一座狭湖。

    一行人排成一行看着这一幕。

    天灾可畏!

    众人坐在高大的青凫上可以看得更远,青凫们很好奇,他们也想看的远,于是有的青凫就站在同伴的背上……

    两匹马叠罗汉,这场景王七麟也是第一次看到。

    然后又有一个青凫跳了上去……

    白猿公着急的问道:“道爷,怎么回事啊?”

    谢蛤蟆面色凝重的说道:“无量天尊,这座地下隍城早就该被毁掉了,七爷,那啥,咳咳,那啥,就是老道吧,你知道的,人力有时尽……”

    他吱吱呜呜的说着,越说越是忸怩。

    王七麟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道爷,您又翻车啦?”

    谢蛤蟆尴尬的说道:“这个这个,也不是啦,就是,就是有点事没算准,车轱辘摇晃了两下。”

    “麻烦您直接说事。”王七麟抠了抠耳朵。

    但他猛的又瞪大眼睛:“不会是姓雷的那两伙人跑了吧?”

    谢蛤蟆摇头道:“这倒没有,他们全死了,雷大人脑袋被人砍掉了,好像被当做了祭品。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内讧,只有两人是被沉一给宰了,剩下的全是自相残杀而死。”

    徐大问道:“那你哪里翻车了?”

    谢蛤蟆苦笑道:“老道以为白云间是本地新城隍,其实它不是,它是阴间使者,前来负责毁灭这座地下隍城。”

    “不知道阴司怎么安排的,白云间没能成为完全的阴间使者,它的造化被黄鼠狼小双给分走了一部分,也就是说,小双吸取了它一些气运,所以才能长出双尾,拥有修为。”

    “老道带他们下入隍城,并且一路穿过鬼门关、望乡台等地方,直到轮回隧道,他们才接收到阴司残留的旨意,使用了可以毁坏这座隍城的法术。”

    说到这里,谢蛤蟆有些感叹:“不知道这是不是九洲中最后一座隍城,如果是的话,那就这么毁灭是多么可惜。”

    王七麟问道:“沉一呢?沉一怎么样了?”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沉一没事,他只要不是在他的所属地盘上,还是你熟悉的那个沉一。”

    王七麟摸了摸沉一的光头,轻叹道:“让他一辈子做个傻子也挺好的。”

    “那白云间和他的黄鼠狼呢?”王七麟又问。

    谢蛤蟆指了指正在承载河水的地陷说道:“估计在里面找了个洞躲起来了吧,他不喜欢与人交往,或许躲在里面挺好的。”

    王七麟摇摇头,走到地陷处双手护在嘴边做喇叭状喊道:“老白老白,你快出来吧,回到我的船上去!”

    “老白老白,我的道法船才是你该去的地方,你别留在这里,留在这地方有什么意思?”

    “我不回去!”下游传来一个喊声。

    王七麟心里一喜,笑道:“老白老白,你不回去那就留下吧,这个地方以后会有许多水鬼到来,不信你看着吧。”

    “而且这条大苇河是真定府和好几座城池的母亲河,突然断流一定会引发听天监和衙门的怀疑,你等着吧,后面一些日子会源源不断有人来有人下水的,到时候他们会找你的……”

    白云间骑着湿漉漉的黄鼠狼跑来了,话语带着哭腔:“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王七麟问道:“你猜呢?”

    “不是?”白云间试探的问道。

    王七麟笑了:“猜错了,你可以再猜一次。”

    白云间抽抽噎噎的回到道法船。

    道法船中倒是安静,除了王七麟外没人能打扰到他们。

    王七麟安慰他道:“别难过啦,我以后肯定会出海的,到时候把你送到一座海外孤岛,到时候你可别嫌弃孤单!”

    “不嫌弃不嫌弃。”白云间激动的说道,“七爷,你要说到做到呀!”

    吞口痛苦的闭上眼睛:“这声七爷一叫,我感觉他是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王七麟去找了片空地点燃蜃脂烛,让众人一起进去歇息。

    胖五一、胖四五带着青凫的老老少少们来找他,其中赫然有一只只青背大蛤蟆。

    王七麟看到后眨眨眼:“这就是幼年青凫吗?”

    他伸手戳了戳大蛤蟆的屁股,大蛤蟆赶紧往前跳,躲到胖四五身后。

    见此他便乐了:“嘿,大明湖里有蛤蟆,一戳一蹦跶。”

    胖四五挺不乐意的说道:“七爷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戳我侄女的屁股?”

    王七麟一怔:“它是、是姑娘?”

    一群大胖脑袋齐刷刷的点。

    王七麟咳嗽一声赶紧改变话题:“你们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一听这话,青凫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我们找来的呀。”

    “是啊,我们打听着找你呢,这一路很辛苦。”

    “不辛苦,七爷说了要来真定府,然后到了真定府一打听就能找到罗坝县,再在罗坝县一打听就能找到这里来。”

    “不过确实挺累的哈。”

    屋子里就跟开了个养鸡场,王七麟开始体会白云间的痛苦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问道:“安静都安静,诸位听我说,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因为你们走后没几天,有一群人来找我们了,他们特别凶。”

    “是呀,抓到我们就说,找到一群好奴隶。”

    “真气人,要不是打不过他们,我一定要揍他们一顿!”

    “他们还想审讯我们,不过我们跑的快,道爷留下了一个八门阵,我们拖延了一下,然后就从开门跑路了。”

    王七麟下压双手说道:“能不能让胖四五来说话?你们这里谁当家?让当家的出来说话!”

    其实在七嘴八舌之中他已经大概搞清楚情况了,就是他们离开牛郎沟后又有一伙人去了牛郎沟,这伙人修为颇高,找到青凫然后便要抓他们。

    至于这伙人什么身份,王七麟估计青凫们不清楚。

    结果他还是小看了青凫。

    胖四五跟他说:“这伙人是来自海外一座叫孤舟岛的地方,他们是来找你的,七爷,虽然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但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对,就是冲七爷来的,因为他们问我们之前谁在牛郎沟里开过杀戒!”

    “七爷你开过杀戒,应该是杀了他们朋友,他们来报仇的。”

    王七麟沉吟道:“孤舟岛?我怎么不记得跟这地方有什么过节?”

    胖五一说道:“七爷可能你不经意间杀过什么妖魔鬼怪,结果那妖魔鬼怪跟孤舟岛有关系,对吧?”

    王七麟点头,确实应该如此。

    他已经好几次听说过这个地方,估计以后得去海外跑一趟,亲自看看孤舟岛上是怎么回事。

    青凫们奔袭一路又跟着担惊受怕了好长时间,王七麟便安置他们去睡觉。

    蜃脂烛的院子倒是够大,他们完全可以住下。

    睡到天蒙蒙亮,大家伙便起床了。

    倒不是王七麟心疼蜃脂烛不舍得继续烧下去,而是外面接二连三出现本地百姓。

    大苇河下游一段断流了,天一亮老百姓们便来了。

    隍城面积巨大又深入地下,它的毁灭所引发的地陷很深,河水一时半会怕是填不满这地方。

    老百姓们看着深而广阔的地陷惊呆了,有人当场流下眼泪: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要靠大苇河吃饭的,大苇河断流,他们的庄稼怎么办?

    王七麟去安抚他们,说道:“诸位乡亲们别着急,这大苇河的流量很大,要不了多少日子就会将这地方给填满,到时候河道中还是会有水的。”

    “对,而且荆楚之地多雨,再来一场暴雨,这地方填起来就更容易了。”徐大也去帮腔。

    有老百姓绝望的叫道:“哪里有雨?今年入春到现在一点雨水都没有,我们吃水都要靠大苇河的,如今大苇河断流了,我们怎么吃水?”

    王七麟觉得不对劲,荆楚一带自古以来就是多雨之地,怎么可能一春没有降雨?

    他又联想到去年冬季的北方大雪灾,隐隐感觉这些日子来九洲气候不对劲。

    谢蛤蟆说道:“诸位莫怕,老道可以为你们求雨,求一场大暴雨帮助你们解除干旱之苦。”

    他轻抚花白长须飞了起来,对闻讯而来的老百姓们说道:“此次大苇河断流是有原因的,盖因此地河道中藏着一个大妖魔,如今妖魔已经被我们听天监观风卫的王大人给除掉了,那一仗打的天崩地裂,这才有河段陷落。”

    “不过从此之后大苇河再无大妖魔,像以前莫名其妙死人的事不会发生了,而且河里的鱼虾从今往后就能吃了。”

    “你们看这个地方,以后这里会是一座大湖泊,湖泊深则鱼多,以后你们可以靠这地方做渔夫养活家里人,这不比以前更舒服?”

    老百姓们听着他洪钟大吕般的声音纷纷下跪:“见过老神仙。”

    “拜见老神仙。”

    “感谢王大人斩妖除魔!”

    王七麟挥手示意他们起身。

    谢蛤蟆飞了下来,王七麟问他道:“道爷,你真能求雨吗?”

    “求雨还不是我道家拿手好戏?”谢蛤蟆轻描淡写的笑道。

    闻讯而来的胖四五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幸灾乐祸、不怀好意的笑容——

    王七麟之所以能判断出他的心思,是因为他笑的时候歪了嘴,人只要歪嘴笑那肯定没好心思!

    谢蛤蟆看向了青凫们,又说道:“再说,有青凫在,求雨之事何须麻烦老道?他们就能轻易做到。”

    胖四五赶紧摆手:“做不到做不到,道爷你不要逼良为娼。”

    “你想说强人所难?”徐小大问道。

    胖四五眨眨眼,再次摆手:“做不到做不到,道爷你不要逼良为娼、强人所难。”

    谢蛤蟆道:“什么意思?求雨对你们青凫一族还不简单?”

    胖四五连连摇头:“做不到,我们真做不到。”

    八喵跳起来点头,然后指着他又指向天空,随即跑到一片干巴巴的沙土地上指了指地面,并挥爪挖了个小洞,伸出舌头在小洞里舔了舔,忽然倒地,四肢笔直、尾巴僵硬。

    死了!

    王七麟没理解它的意思:“八喵你这是要说什么?”

    八喵沮丧的爬起来,它骨碌碌的转了转大眼睛,突然歪头看向巫巫,并认真得盯着她看。

    巫巫下意识捂住胸口:“你看什么?”

    八喵撇撇嘴,它跳起来在徐大裤裆挠了一把又跳的更高在徐大胸口挠了一把。

    巫巫顿时大叫:“八喵耍流氓啦!”

    徐大叫道:“哎哟,八喵你耍流氓,你怎么能对你大爷耍流氓呢?咱们一家人呀。”

    王七麟要哭了,这它娘什么猫什么人?怎么突然之间玩骚活?

    他以为八喵在捣乱,阴沉着脸作势要揍它。

    八喵又垂头叹气。

    徐大琢磨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七爷,刚才八喵不是想要占大爷的便宜,它是不是想要告诉咱们什么?”

    八喵赶紧点头,玩命点头。

    常年磕头的训练成果出来了,它点头都点出残影来了。

    王七麟道:“它要告诉咱们什么,会跟你的鸡儿和咪咪——明白了!”

    “鸡咪!”他叫道。

    “大鸡咪!”徐大叫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