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暴君的男后_ 41.双更合一-

时间:2021-06-30 18: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祝宁小说暴君的男后 41.双更合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超过一半可正常阅读哟(=ω=)  城中事务的交接, 都交给本来守卫国都的官员了, 庄子竹都没有出面。和庄子松一起在祖庙的问天楼上登高喝茶。

    交接需要时间甚久, 庄子竹一时手痒, 回想起今天见到的那位年轻将领,不禁让墨书把他的画笔画板都搬上来。走笔信游, 寥寥几笔, 还没画脸, 只是画了个轮廓, 已经将英俊神武的年轻将军的风姿勾勒出来。

    终于投降的庄子竹兴致高昂,五王子庄子松却连喝茶都喝不动了,望着进城的敌国将士们进入皇宫, 一张包子脸皱了起来,叹气道:“哥哥, 我们把皇宫都送给别人了, 虽然不送就会有全城百姓跟着一起饿死。但是如果父皇知道了, 一定会很生气。”

    庄子竹“嗤”了一声笑了出来:“父皇都迁都了,那里怎么会是皇宫呢?这座城也不是皇城, 现在只是被章国占了去的普通城池罢了。”

    “该不会是父皇知道皇城迟早被夺, 才迁都的吧?” 五王子庄子松说罢, 又担忧道:“不知道父皇怎么样了,父皇会把我们赎回去吗?要是章国用我们来威胁父皇, 我们要自刎的吧!不如现在先自刎了?”

    庄子竹很是被庄子松的想法惊呆了一下, 一滴墨汁不小心点在画中央, 墨汁晕染开来,把将军座下的战马弄糊了。庄子竹给污点加了马鞍挽救,停了笔,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六弟不是也被抓了吗?没见他们用六弟来威胁我们,五弟不用担心。”

    此时,一把浑厚的嗓音从问天楼的楼梯之下传进来:“三王子所言甚是,我们章国的军队足够强大,不需要用皇室宗亲来要挟别人投降。”

    伴随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之前进城那位普通将领登上问天楼来。问天楼边云朵舒展,清风徐来,发带飘动。庄子竹正背向着他,举笔作画,姿态随意洒脱。

    走近了,宣恒毅鼻间仿佛闻到浅淡清幽的香味,舒心得很。再走近,见庄子竹所作的画,被两列士兵簇拥着的是——他?

    画中的将军,衣着打扮、战马细节都和他一模一样,虽然没有画出具体相貌,但凶杀狂战的神韵都被画出来了,旁人一看,就知道画中人是他。

    宣恒毅一愣,想着这三王子也太大胆了些。他见多了向他表示爱意的,但那些哥儿不是表弟亲戚,就是亲近大臣将领的儿子。宣恒毅是没见过像庄子竹这样,前一天还是敌国敌对状态,这一天一见到他,连他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就思慕不已,作画存思。

    和宣恒毅一同上楼的,除了宣恒毅的亲兵,还有御林军统领赵煜宇。赵煜宇对庄子竹爱画画的习性见怪不怪了,他都收藏了好几幅庄子竹画他的画。此刻赵煜宇带着宣恒毅上来,为庄子竹介绍道:“末将拜见三王子、五王子,这是章国征南副将军宣将军,全权处理降书中火`药的事宜。”

    庄子竹见到画中人亲自上来找他,原来那画中人不是普通将军,不也尴尬,略一点头,说道:“宣将军请坐。”

    这真是一个相当敷衍的礼,一旁的庄子松也跟着点了个头就算了。不过宣恒毅既然隐瞒了身份,也不在意这些虚礼。见庄子竹依然在站着作画,并未坐下,宣恒毅也不坐,想开门见山,直接索取火`药的制造方法。

    但他还没开口,庄子竹就先一步说:“我已经知道你的来意,东西也给你准备好了,宣将军可以先试一试,然后,我们再详谈。”

    墨书捧着托盘,一把铁制火`枪静静地躺在上面。哑色的铁`枪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做工精细,仿佛暗藏玄机。庄子竹搁下画笔,取过火枪,问道:“敢问宣将军头盔防御力如何?”

    “自然是刀枪不入。”宣恒毅对自己的头盔充满信心。废话,章国皇帝所用的头盔战甲,当然是最高等的。

    庄子竹又说道:“那请宣将军把头盔扔下问天楼,火`枪给你,你可以亲自试一试它的威力。”

    宣恒毅别无异议,只是先好奇地问道:“这要怎么用?”

    庄子竹教他如何扣动扳机,把火`枪递给他。手指接触之时,带起一丝细微的痒意,好像被谁用发丝挠过一样。宣恒毅定了定神,把头盔扔了下楼,对准头盔,扣动扳机——

    “轰!!”一声巨大的声响,坚硬的头盔被炸得碎屑横飞,地上还被炸出一个坑。宣恒毅摸了摸手中那发烫的火`枪,有些难以置信,这么一把小小的火`枪,竟然能发出如此大的威力。

    “问天楼楼高十层。这把粗制火`枪,十层之外都可以瞄准射`击,威力就是宣将军刚刚亲眼所见。一发之后,需要等待冷却,才可射`出第二发,不然,火`枪可能会炸膛,伤了你的手。”庄子竹对自己的研究成果颇为满意,这就是防身的好物品了。

    宣恒毅惊异地看着火`枪,问道:“这就是你们守城时用的东西?”

    “不是,”庄子竹说道:“守城时用的乃是投炮机,如果研制出火`炮,威力将是火`枪的百倍不止。要是火`药足够,轰倒城墙不在话下。可惜时间所限,目前并未研制出来。不然,胜负难料。”

    在战胜国的将军面前说这种话,可以说是相当嚣张了。但庄子竹的确有嚣张的资本,宣恒毅也并未发怒,只是继续问道:“火炮是怎样的?”

    庄子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作画。让宣恒毅的将军进城图放别处晾干,庄子竹换上一块新的画布,在上面画出火`炮的图样。

    这画中火`炮,比当初烽火云间图画得还要细致、写实。而且,庄子竹还为宣恒毅粗略讲解一番,宣恒毅以前想不通的,现在都明白了:“设想中的炮车,是用精铜来制,内藏百倍于火`枪的火`药,攻城时,把炮车推到城下,用引线点燃火`药……”

    五王子庄子松在一旁旁听,此时不禁问道:“三哥既然研究出这么厉害的火`器,为什么不在章国攻打过来之前献给父皇呢?”

    庄子竹抿唇苦笑:“我在回宫的前一天,才见到父皇。不比五弟,天天在宫里能见到。”

    五王子庄子松不说话了,这不能怪他三哥。

    “更何况,现在只研制出半成品,我本来是想研制出成品,再献给父皇,”庄子竹随口扯道:“国内铁矿太过生脆,做出来的火`枪屡屡炸膛,危害使用者安全。所以,如要要大量制造,必须矿源质量过关、工匠工艺上好才行。再者,火`药危险,事故频出,我怕害了别人,一直没把方法说出来。现在才研究出一点诀窍。”

    宣恒毅此时却问了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三王子可认识青竹舍人?”

    庄子竹颔首道:“正是我。”

    “三年前,三王子几岁?”宣恒毅问他。

    庄子竹想了想,自己也有点难以置信:“十二?”

    “十二岁就画出烽火云间图,天纵奇才,实在佩服,”宣恒毅用满是怒意的眼神看着庄子竹,风雨欲来,压力把一旁的五王子庄子松也压得喘不过气来,质问的声音拔高了好几度:“敢问三王子如何发现火`药?真正的青竹舍人又在何方?”

    在宣恒毅发火的时候,赵煜宇竟然敢于踏前一步,挡在庄子竹面前,为庄子竹辩白道:“青竹舍人的画作一直是三王子亲笔所画,托我转卖,一查便知。而且三王子九岁炼丹,五年前就用竹试验制作竹枪,一直失败,最近才制成。爆炸声天天炸响,灵鹤观中人都可以作证。火`枪的威力宣将军已经看过,如果怀疑,那么请宣将军下去。我们虽然战败,但不必受你的脾气。”

    庄子竹也不怒,撕了刚刚画的炮车图,让墨书收起火`枪,自己勾起一个自恋至极的微笑,说道:“赵兄别怒,毕竟我天资卓绝,天纵奇才,宣将军一时难以置信,也是应当。”

    宣恒毅沉痛地看着那被撕毁的炮车图,那画技,比三年前那幅烽火云间图还要精进许多。他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庄子竹两眼,视线最后落在庄子竹的脸上不动了,说了声抱歉,又问道:“章国想要这火`器火`药的制作方法,三王子有何条件?”

    不谈条件,先行演示,让他亲眼见过火`枪的威力,把他勾得不行了,再谈条件,这三王子 ,可以说是很心机了!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聚众看画三年,从来没有人能参破烽火云间图的奥妙。这制作方法只有庄子竹一个人有,只能按照他的条件来。

    都大冬天了,院落中的金镶玉竹都高大挺拔,竹节金中带碧,叶子青翠欲滴,十分好看,让一向喜竹的庄子竹眼前一亮。刘管家一边领着庄子竹进主屋,一边介绍说道:“那一片是皇上特意吩咐种下的竹林,主子看着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吗?”

    “不错,谢谢皇上一番美意了。”庄子竹说着,就进到主屋之内。屋内的窗户在打开着,从房间里望出去,就能看到一片清幽的竹林,庄子竹喜欢极了。而房间里的装潢,跟庄子竹在萧国王子所的装潢十分相像,特别是那一个又一个的摆架,就像是把王子所搬了过来一样。

    窗外的竹林深得庄子竹的喜爱,可房内的装潢,庄子竹就要做大改动了。

    王子所里装潢华贵,是庄子竹那便宜父亲为了彰显自己大度宽宏,不管庄子竹是不是喜欢,就硬是给庄子竹添置许多金银摆件。而这座官宅内宣恒毅给庄子竹准备的各色摆件,比王子所里的还要精美许多,都是很能装尘而又难清洁的那种。

    庄子竹让人把这些华美精致的摆件都撤了,照着窗外的竹林画了好几幅竹画,让人裱起来挂到墙上。又在主院里带着墨书锦书,见过所有管事,大赞他不在的时候府中安排得不错,给赏钱、布规矩。

    做完了这些,庄子竹又让人去给府里所有人量体裁衣,做冬衣、做新衣服准备过年。这么一来,府里所有人都开心不已,主子一回来就有赏钱有新衣服穿,多和善的主子呀!

    初回官宅,庄子竹暂时没发现有偷懒不干活的下人。不过每项工作的分工都让管事作安排到个人,到时候哪里出了问题直接问责即可;而且,府里的下人都是内务府调`教好的,身契都在庄子竹手上,捏住全府下人的身契命脉,庄子竹定得很。

    因为研发火器的关系,邻居的将军或兵部要员,都是庄子竹认识的,都对庄子竹所研发的火器崇拜不已,在火器营来往过,有些交情。于是庄子竹大致安顿好以后,就开始一张一张地写拜帖,约时间登门拜访,又让管家安排送礼。

    写完拜帖,庄子竹在府中到处逛了逛,看着那些空空的牌匾,又琢磨着给府中各院写牌匾和对联。不过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练字、作画、研究火器去了,要给每个院子作对联,也实在难为了他。

    庄子竹又想了想,不如请厉害的书生给他写对联好了。

    可是哪里去请厉害的书生呢?

    恰好这时候几位邻居都陆续回了帖子,问过庄子竹在不在之后,都带着酒菜、礼物和家眷过来,共同庆祝庄子竹的乔迁之喜。庄子竹连忙让人准备一大桌酒菜,才刚刚吩咐好不久,大嗓门的张将军就带着家眷上门来了:“小庄,别紧张,我带了五斤烧肉来蹭饭!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夫人,这两个是我儿子,还有我儿媳妇、孙子。”

    张将军年近四十,他的夫人也是一位看着安静闲雅的中年哥儿,两个儿子都比庄子竹大了,虎背熊腰的,各自生了一两岁大的小孙子。庄子竹把他们都迎进去,给张将军的小孙子送了见面礼,又让人上水果糕点等物,不好意思地说道:“今天刚从火器营回来,我辈分低,应该是我登门拜访才对。”

    张将军摆了摆手,喝了一口自己带的烈酒,说道:“我们不讲究这个,都是同僚。承辉、承耀,媳妇儿你们都可看好了,这位就是火器营掌印庄大人!虽然年纪不大,但威力很大的火`枪就是他制作的,年轻有为,又长得俊俏好看。庄大人要不是哥儿,那各家哥儿肯定争着嫁给你!”

    张夫人轻轻地推了张将军一把,对庄子竹说道:“要不明天就来做客?我明天开品酒宴,请了各家夫人和哥儿来,你初来京中,正好认识认识。”

    庄子竹欣然同意,多年道观清修都没见到人,除了经常来看他的赵煜宇之外就没几个朋友,现在有张将军的夫人带着,多认识人也挺好的。

    至于他的便宜父亲嘛,庄子竹决定过后才去看他,过好自己的生活最重要,便宜父亲是无聊时的调剂吧。

    聊着聊着,隔壁的梁将军、杨将军和兵部尚书郭大人等等都带着家眷和贺喜礼物来拜访。庄子竹热情好客,客人们爽朗喝酒、大口吃肉,相谈甚欢。当晚上宣恒毅来陪饭的时候,一进门口,就是一大帮人来迎接他。

    张将军嘴边还沾着烧肉屑,梁将军喝酒喝到脸红耳赤,兵部尚书郭鹤鸣之子郭缙彦,也是被灌酒灌到双眼迷离,跪得歪歪斜斜的,差点就要软倒下去。

    夫人们的状态好一点,有的带着小婴儿先回去安顿了,有的滴酒不沾,神态清醒。庄子竹和酒量大的将军们喝酒,被灌了不少,眼底清明,只是脸上一片红晕,在灯笼昏黄的灯光之下,更添三分美色,如同天边幻彩的晚霞,令人沉溺。

    看!那郭缙彦在看什么呢?明明在行跪礼,迷离的眼神却三番四次地向他身边的庄子竹瞄过去。宣恒毅说了声免礼就赶人道:“都喝这么醉,明天记得带着清醒的状态上朝。”

    张将军、梁将军他们瞬间打了个激灵,兵部尚书郭鹤鸣的酒都被他儿子挡去了,清醒得很,因此都不怕宿醉的。他儿子郭缙彦则戆戆地笑了一下,小声道:“我官职不够,上不了朝,可以尽情喝。”

    庄子竹就很错愕了,甚至忘记把宣恒毅请到厅里去,指着自己问道:“我用上朝吗?卯时三刻画卯签到?”

    才日以继夜辛苦研发好火器,原想回京休息一阵子,那天宣恒毅也是这么骗他说回来休息的,结果章国是规定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上早朝! 这岂不是相当于早上五点就要起床,人干事?

    张将军打了个饱嗝,弯腰躬身把皇帝请进屋里,一边回答道:“小庄你是三品大员啊,当然要了,得让下人提前把朝服准备好。”

    庄子竹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宣恒毅。

    宣恒毅郑重其事地点头,左前一步挡住郭缙彦时不时瞄过来的目光,冷声说道:“按照律法,五品以上京官都要上早朝。”

    早朝的话,就能每天见到庄子竹了!想想就兴奋!

    宣恒毅已经在期待庄子竹穿着紫色三品朝服的情景了。

    然而庄子竹一个拱手,非常惭愧地说道:“陛下和诸位将军、大人每天早朝,励精图治,实在令子竹十分敬佩。子竹汗颜,应该学习陛下勤政的风范,应该继续留在火器营内改进火器,不应回京休息——”

    宣恒毅一听,连忙打断:“且慢,爱卿应该听朕说完。火器营建在郊外,不在京内,爱卿不算京官,可不早朝。且令爱卿回京休息是朕的旨意,火器研发进度之快,辛苦爱卿了,爱卿万万不可积劳成疾才是。”

    “谢皇上。”庄子竹回眸一笑,顾盼生辉。

    没错他就是想偷懒了,这大冬天的,天天5点起床去上朝实在要人命呀!不如远离政治中心,在家画画。火器虽然成功研制,但是改良和多样化发展、训练火器营将士等等,皇上还需依仗于他。

    宣恒毅则暗暗松了口气。好不容易等到第一期火器研制成功,把庄子竹哄回京中,庄子竹差点就要被上朝吓跑了。

    而张将军、梁将军、杨将军他们虽然喝醉了,但都把宣恒毅与庄子竹的可疑互动看在眼里。张将军甚至酒上头了,一时壮胆,走到宣恒毅身边压低声音声问道:“陛下你的妃子怎么还没进宫,反而让他真的做了官啊?”

    虽然张将军已经压低声音了,但是本来就大嗓门的他,打仗时长期声如洪钟地指挥士兵,这音量根本没压下来。连走在前面引路的庄子竹都听见了,甚至开始觉得宣恒毅近来的举动有些殷勤得可疑起来。

    宣恒毅抬眼看了看前面的庄子竹,冷声禁止道:“此事休要再提。”

    张将军果然被宣恒毅的气势震慑住,缩了缩脖子退到一边去,不敢再问了。

    虽然皇帝禁止讨论,兵部尚书郭鹤鸣却看出点门道来。

    皇帝竟然能放心让一个亡国王子当火器营掌印,还三天两回地离京探望,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今晚,庄子竹才刚回京不久,皇帝不请自来,硬是要给庄子竹庆祝乔迁之喜!

    这是多大的殊荣,得多么亲厚的情谊才能做出这种事?本来兵部尚书郭鹤鸣就觉得皇帝三天两头出外探望的行为有些反常了,如今张将军醉酒说出原来皇上曾有意纳妃的事,郭鹤鸣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这是他们皇上纳妃被拒绝,被激起战斗欲了!

    明白了这一点,兵部尚书郭鹤鸣完全不敢留下来继续喝酒了,拉着张将军梁将军他们,以明天要早朝于是早点回家为由一起告辞,给他们陛下留点机会。岂料他儿子郭缙彦却在拆台,抱着桌子不肯走,迷离地笑着说道:“我、我官位低不用上朝,还可以继续喝。”

    郭鹤鸣呵呵一笑,强行把他儿子拉走了。

    不过就是这样,聪明的郭鹤鸣也没能为他们陛下争取多少独处的时间。

    庄子竹让厨房重新给宣恒毅做了些小菜,谢过宣恒毅给安排的竹林、池塘、管家下人等等,就开始体贴地赶客了:“陛下明天也得早起早朝,臣不敢多留陛下了。”

    宣恒毅刚说一句“无妨”,庄子竹却认真看了看宣恒毅英俊脸庞上添了的小眼袋,十分过意不去:“臣在火器营里经常见到陛下,早上相见,晚上陛下才离去。原先没想起来陛下每天都要早朝,现在记起来了。想必是陛下路上来回奔波劳累,才以致于面目憔悴。”

    “憔悴?!”宣恒毅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紧张了起来:“朕面容憔悴?何以见得?”

    庄子竹实话实说:“没多憔悴,以前见陛下没有眼袋,现在有了,陛下还是英俊倜傥的。只是,千万不能长此以往,臣恳请陛下早些回宫休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