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妄心_ 第一百九章 磐石心(四)-

时间:2021-07-06 15: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被ko格斗家元元小说妄心 第一百九章 磐石心(四)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丹药库的掌管长老叫蔺钦,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儿。长子在征战中丧命,遗下一孙;次子是筑基武者,在郡城上官家的金钱兵中当队长,前几日给假归家。

    我遣散其他人,只和颜若琳相随,去蔺家宅子。

    路很好找——从那只风筝线的去向就能确定宅子的方位。

    我们步入蔺家的庭院,穿过各厢房

    ——在蔺家的后山上,一个敦实的童子在青青的大草坪上来回奔跑,七岁的童子长得虎头虎脑,双目炯炯有神地凝视风筝线。

    就像幼年时的我。

    童子身畔一个青年男子正指导他如何放风筝,

    “……风向有点变化了,你的手势要略微调整下……往那边跑,对对,你的判断很好,以后能做个好武者,恩,说不定会有修真者选你做仙苗呐。”

    青年望到我们走近,拍了拍童子的肩膀,向我们做了一个招呼的手势,

    “天河,有客人来,我去招待下。大人讲话,不可偷听。”

    童子和他的小指相互拉了一个钩,

    “是,叔父。”

    男子气质沉稳内敛,眼如深潭寒水,他的手指有力和颀长——那是在手印上浸淫了无数岁月的手指。

    (“叫你南宫世子不要紧吗?”)我用神念问他。

    (“不要在孩子前叫。他的叔父死了,我代替了他。”)

    南宫磐石领我们到会客大厅。

    “原兄和琳公主好。在楼船上我的念头分身见过你们一面,谢谢你们当时对青龙兵的援手。刚才你们和霍师妹的交手,我也看到了。”

    “你是用风筝看到我和敖萱的战况吗?”

    我问。

    “哦,你猜出她的身份了。不错,风筝附了我的念头,我的丝和它连在一道,风筝就是我的耳目。这种法术我很熟练。”

    南宫磐石笑了下,

    “当然,我没有偷窥别人的兴趣。你和萱公主的战斗声势很大,你们的气我都很熟悉,所以稍微关注了一下——《诸天雷法总纲》,名不虚传。原兄有总纲在心,不下有芭蕉扇在手的萱公主。”

    ——这是南宫夸我吗?

    久战的话敖萱必然能杀我,她只是被我的总纲一时吓唬住了。白衣少女的芭蕉扇可以扇很多下,我的总纲只能挡两下——即使现在,我的人也已经虚弱无比。

    “虽然已经不重要了,但我还是想问下,你怎么进入曼陀罗县的?”

    我回过神,问南宫。

    “我走进县城门的时候用七情丝控制了卫兵,在他们的脑子灌输了我是上官家使者的想法。找到丹药库后,我就在掌管库房的蔺钦长老脑中灌输了我是他已死次子的想法——县城认识他次子的人不多,我又不大出门,就在这里太平无事地住了几天。”

    “你的七情丝不是不能离开自己的指尖吗?为什么那个长老现在还认为你是他次子?”

    “他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还活着,不肯从妄想醒来——我搜过他的魂,他的次子在上个月的征战中被南海的妖兽分尸了。”

    南宫顿了下,

    “那个小孩也愿意相信眼前的我就是那个筑基武者叔父——想我领他去郡城、凌牙门……出人头地,做了不起的武者。”

    我默然不语。

    “南宫世子,你的伤养得如何?我们击退了要杀你的敖萱,现在要趁公孙纹龙没有过来,把你转移走……恩,听说……有元婴者和你交过手……你是怎么在武神的手下活下来的!?——元婴者和我们金丹的鸿沟,就好像壮年人与婴儿的区别——我走的道路是斗战师的道,能告诉我你和他交战的情形吗?——我很好奇呐!”

    颜若琳在我沉默的时候和南宫谈起来。

    “我只能摸到他的边……脱身后,我走到县城时,这幅肉身差不多是行尸走肉,里面千疮百孔。”

    南宫磐石不愿多谈,他取出一盘丹药与我,

    “这是我从上官家取的,先赊下他们的账。原兄是来护我脱险吧,那就尽快恢复元气。即使有足量的丹药,我的肉身离痊愈还有两三个月时间,这段时间我的战力至多是金丹中层。”

    “青龙兵统领和他手下的兵将都死了。”

    我说。

    “哦,知道了。你来这里,就说明了情况。那些去城里援救我的人也死了吧。否则,南宫家不至于要你这个外人来护我脱险。”

    南宫磐石的神情毫无意外,他的语气古井无波。

    “我的父亲后来已经不是你父亲的家臣了。我也不是你的家臣!”

    我深吸一口气,“砰”地一拳,砸在他的面颊上。

    南宫的整个人撞在了墙上,陷了进去,他从墙上挣扎起身,把碎牙吐在掌心,又咽回肚子。南宫的左脸胀起了大红肿块。

    “如你所见,目前我的肉身只是这个强度。下手稍微重点的话,我会被你打死。”

    他说。

    “喂喂,师叔你搞什么!脑子又抽了吗?——我们宗门都谈好要保南宫世子的,你一个外门弟子算球!要被罚面壁去啊!”

    颜若琳把我远远拉开。

    “那些青龙兵的人都是你脱身的炮灰吧。他们一船人的死就值一句知道了吗?!”

    我咆哮了下。

    “如果你现在说要杀死我,我也只会说一句知道了。你觉得自己能代替我终结世俗界的乱世,那不妨动手。我不做抵抗,很乐意看到自己的道路有后继者——可是,你这个小孩子,真的懂什么吗?”

    他和我相互凝视,忽而轻蔑一笑,

    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是,大人和孩子的鸿沟。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虚弱无力。

    那么多年走下来,我真的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大人的世界我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

    真是讨厌,各种各样理由的无聊争霸。

    小芷的面目在我心中一瞬间也变得可恨起来

    ——她,其实,也是一个大人了。

    慕容芷已经不在我能触摸的范围内,我们早分道扬镳了。

    我的胸口一紧,心疼如绞,大口大口地喷血。

    “怎么会这样!南宫世子,你对这小贼做了什么?”

    红衣少女一时着慌,把趔趄倒地的我扶起来,

    “是道心不稳!你以前经历过什么!被他两三句就挑动了!喂,喂,不能死,也不能废!你要完蛋,我怎么向宗门交待去!”

    ——少女哭的声音传来,她竟然哭了,为什么要哭呢?

    我说不出话,非常非常的虚弱,五官也迅速地模糊下去——我很累,是和敖萱那一架把元气都耗掉了吗?

    “用你的和氏璧定住他的道心。”

    我恍恍惚惚听到南宫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我有——?!”

    最后,我依稀听到红衣少女一声怒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